假貨屢除不盡,區塊鏈溯源落地還有多遠?

2018-08-05

371

假貨屢除不盡,區塊鏈溯源落地還有多遠?

摘要: 技術只是工具,技術層面的問題都很單純,技術以外的問題都很復雜。不可能因為技術的介入,就杜絕所有違規行為。”重大輿論事件,從來逃不開一周內被轉移視線的魔咒。然而,翻新的熱點又集中在醫藥行業。“假疫苗”事 ...

技術只是工具,技術層面的問題都很單純,技術以外的問題都很復雜。不可能因為技術的介入,就杜絕所有違規行為。”


重大輿論事件,從來逃不開一周內被轉移視線的魔咒。


然而,翻新的熱點又集中在醫藥行業。“假疫苗”事件之后,又爆“黑天鵝”,一家醫療企業——美年健康(002044-CN)被曝出丑聞:其利用已故醫生名義違規簽發報告,并發生癌癥客戶在其診所體檢無恙等惡性事件。


造假的又豈止醫藥行業?小到一卷手紙、一包洗衣粉、一袋零食,我們無時無刻不與假冒偽劣產品做著斗爭。然而,斗假十年,仍被打臉,自稱“三歲寶寶”的拼多多仍志得意滿地攜一眾假貨赴美上市。


造假行為屢禁不止,且大有兇猛回溯之勢,你的神經是否被觸痛?


假貨當前,被視作防偽溯源利器的區塊鏈,又開始匯聚更多人的目光。


為了從技術層面研判區塊鏈溯源是否能落地,金色財經專程采訪了晶通科技董事長、半導體芯片專家吳欣延博士,他曾參與研發RFID系列芯片的模擬射頻前端和EEPROM存儲器等核心模塊,制定世界首款超高頻UHF-RFID芯片UCODE的技術框架等。


藥品溯源仍有障礙


“人禍治人”所引發的造假問題,真會被我們再度遺忘?


區塊鏈溯源項目們紛紛用行動表明態度。


乘著熱點的“東風”,區塊鏈溯源項目根源鏈很快宣布,將推出針對疫苗質量保障的公益性區塊鏈溯源服務平臺,使用激光溯源和人民幣防偽等科技手段來實現對疫苗從生產、流通和使用環節進行追蹤管理。


而溯源鏈創始人王鵬飛也在“假疫苗”事件發生的第一時間發起“區塊鏈可信疫苗公益工程”。隨后,又相繼發布“疫苗上鏈公共服務平臺”和“區塊鏈疫苗安全公益計劃”。


與此同時,OK區塊鏈工程院一位負責人稱,疫苗事件曝光后,團隊特別組成了一個技術小組,專門討論疫苗溯源的實現方案,愿意無償提供自己開發的區塊鏈底層技術,并嘗試通過一個公開、透明、可溯源的疫苗監督體系,改進目前在疫苗領域屢屢出現的安全問題及追責不易的狀況。


這些言論姿態雖積極,但“美好愿望”能否落地,仍令人霧里看花、看不明朗。


騰訊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徐思彥客觀指出問題所在,稱區塊鏈藥品溯源還需要跨越三大障礙:1.生產源頭作假與掉包問題;2.數據來源可靠性問題;3.利益相關方的參與問題(需要納入第三方機構進行監管)。


對于區塊鏈防偽溯源,吳欣延持積極態度: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特點、安全機制及協商機制等都很適合溯源流程優化。區塊鏈作為一種工具,還能讓生產者、監管者、消費者通過數據的交叉驗證,形成更具約束力的監督機制。


但他認為,孕育期的區塊鏈藥品溯源還需要跨越一些障礙,比如生產源頭作假與掉包問題、數據來源可靠性問題、利益相關方的參與問題等。


藥品供應鏈是個復雜系統,涉及多方。區塊鏈應用的前提是各利益相關方的分享意愿,因此,引導企業上鏈還需要一定的教育工作,并將仍然面臨頭部信息缺失、分散等問題,需要納入第三方機構進行監管。


芯片+區塊鏈溯源


吳欣延認為,區塊鏈技術配合動態安全芯片是一個完整的軟硬件解決方案,芯片能為區塊鏈的終端數據采集提供動態編碼。


晶通科技此前做過酒類溯源,運用RFID標簽芯片的非接觸式自動識別技術,利用射頻信號和空間耦合傳輸特性,對物體進行自動識別。


在RFID的實際應用中,電子標簽附著在被識別的物體上,當物品通過閱讀器的可讀范圍時,閱讀器自動無線讀取電子標簽中的識別信息,從而實現自動識別或自動收集物品標志信息的功能。


整套流程包括:工廠自動化打標,將產品信息寫入RFID芯片中;倉庫管理中使用RFID標簽自動記錄出入庫信息,通過RFID讀寫設備進行快速盤點和巡檢;物流環節采用RFID進行全程節點跟蹤;在經銷商和終端商戶利用RFID進行貨物快速清點核對;普通消費者通過NFC手機讀取RFID標簽中的信息進行防偽溯源。


其中用到的普通RFID芯片,擁有全球唯一的ID碼,需要特殊通信過程才能讀出,具有一定的隱私性和唯一性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偽。


相對比條形碼和二維碼只是固定明碼易被復制、易被污損等缺點而言,RFID技術具有唯一ID碼、特殊通信流程、可多次讀寫數據、數據存儲量大、能自動識別等特點,是一種全新的防偽技術。


不過,由于暴利驅使,制假者也開始研究RFID技術,并已將普通RFID芯片內的數據讀取并復制進行造假。以茅臺、五糧液為例,雖然這兩家高端白酒上已經使用的RFID技術,但假貨仍層出不窮,所以普通RFID技術已不能滿足防偽需求。


晶通科技技術總監夏玥提到,晶通目前獨創有ID安全NFC芯片,在普通RFID技術的基礎上,新增國密級別的安全算法和動態ID生成及認證的專利技術。


也就是說,芯片每次通過讀寫設備讀出的ID碼,都是動態加密的數據,造假者不能讀取真實芯片數據,從而無法復制。


但溯源過程有了動態芯片仍然不夠,“問題層出不窮,主要在串貨和因各種原因造成的貨品缺失方面。”吳欣延表示。


區塊鏈可以解決物品碼在整個數據管理中的追溯問題,但具體到物品碼的物理介質載體上,使用現有的RFID芯片或二維碼卻無法完全解決問題。


對于飽受質疑的上鏈前“一公里”問題,即如何確保上鏈數據不被人為因素影響導致數據不真實,吳欣延回答說,現在區塊鏈上鏈數據保證唯一性是靠時間戳,但是對于物品來說,現有的防偽介質無法證明鏈上的物品“你就是你”,因為防偽介質內的信息可以通過破解手段完全破解并復制。


他認為,區塊鏈技術需配合最新的動態ID生成技術,才能真正實現上鏈數據的唯一性。


落地可期


互聯網巨頭也頻有動作,京東“智臻生活”于近日正式上線微信小程序,試圖打造京東可追溯商品的消費入口,聚合京東防偽追溯商品,讓消費者能夠查詢到海量商品的“前世今生”。


京東同樣提出將提供疫苗批次查詢,用戶可以輸入疫苗批號查詢疫苗批次是否合格。


京東的這次探索目前仍停留在概念化階段,落地狀況如何仍需拭目以待。


事實上,在吳欣延看來,今年茅臺在京東自營平臺出現的串貨問題,就已證明京東溯源能力的缺失。


而目前國內相對較好的溯源系統包括菜鳥物流、京東物流等,均還未使用區塊鏈技術。


他認為,騰訊、京東等均有技術和經濟能力構建完整的區塊鏈溯源系統,但目前受制于成本和效率轉化,也沒有合適的芯片介質載體,都還處于初期預研階段。


防偽溯源問題不能單純依靠技術,雖然區塊鏈技術的引入能使原本的溯源鏈條得以提升和改進。


“技術只是工具,技術層面的問題都很單純,技術以外的問題很復雜。不可能因為技術的介入,就杜絕所有違規行為。”


在吳欣延看來,區塊鏈發展本身也存在一些技術瓶頸,影響區塊鏈項目的落地。比如現有的工作機制導致能源消耗較大;數據膨脹很快,需要極大存儲空間;需要約1個小時才能將數據寫入區塊鏈,不適應于要求實時響應的工業互聯網。


盡管區塊鏈溯源仍需突破桎梏,但吳欣延認為,距離實現真正的區塊鏈溯源已經非常近了。采訪結束時,他甚至預測說:“實現區塊鏈溯源落地,或許只需要兩到三年。”


浙江快乐12遗漏数据